head广告
  • 文章阅读

     

    淫蚊催眠女軍官

     
     

    发布日期: 2018-05-31

     
     

    中华民国八十七年十一月,淫蚊入伍了,淫蚊经过一个月的入伍训,到了抽签的日子,一抽抽到外岛,淫蚊暗干在心里,当一到了外岛,想说一定连一个雌性动物也看不到,结果淫蚊一报到,心里简直乐翻了,因为这是后勤单位,于是淫蚊就始设下计策!

    之前的一两个月,淫蚊小心翼翼,不漏声色掩饰自己的色心,也渐渐让自己的地位提升,让那一些女军官对淫蚊不起疑心。

    淫蚊心目中已有奸淫的顺序先后,那些女军官什么样的都有:

    一个叫张佩玟,有36D的大胸部阶级上士。

    庄淑婷,也有34D的胸部阶级中士。

    李美银,平胸非常男性化的女人阶级中士。

    孙芳兰简直是一个母夜叉阶级上士。

    秦英蜜阶级中卫,身才中等但那臀部,令淫蚊的老二想插入她的肛门。

    陈亭屹上卫平胸。

    翁秀珍上士身才瘦小。

    淫蚊想把他们都上了,可是淫蚊又怕失风,因为军法可是会判死刑的,所以淫蚊就非常苦恼,每天都快逼精上脑,于是趁放假时回去找师父。

    淫蚊的师父就教给淫蚊心灵控制法,但是淫蚊却无法立即始用,因为淫蚊还不会控制这股力量,于是淫蚊苦练四个月,终于练成了心灵控制,淫蚊却没有急着行动,因为心灵控制是需要耐心,是快不得的!

    淫蚊平时只能利用公物之余,偷亏秀珍的胸部,以排解心中的欲望,有一天淫蚊,觉得他自己的心灵控制力,已经非常的纯熟,于是淫蚊想小试身手一下。

    可是那么多的女人,该拿那一个来试好呢?在不知所措时,那母夜叉叫淫蚊去出公差,淫蚊想到就非常干。

    “敢叫我淫蚊出公差,好吧!母夜叉就是妳了。妳等著看……”

    这一天母夜叉穿着,一件淡粉红色的T恤,白色的运动长裤,远处走来就可见到衣服下白色的内衣及那小小的胸部,白色运动长裤下,内裤痕迹非常明显,人丑就算了,居然穿着有小花编的内裤,可见母夜叉的内心,一定非常淫荡,淫蚊就集中精神,试图侵入母夜叉的潜意识,母夜叉果然不出淫蚊所料,她的潜意识非常薄弱,一下就被侵入,淫蚊就令母夜叉,找淫蚊出公差,和她一起去办公室整理资料,淫蚊眼看计划成功,也就立即答应。

    淫蚊跟随在母夜叉的身后,看着那晃动的屁股,那内衣的样子,不知不觉的肉棒就变大,到了办公室母夜叉,却不知道她找淫蚊来干什么,只好叫淫蚊帮忙打电脑资料,此时淫蚊立即又控制母夜叉的意识,要她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后,并且将门锁上,此时那母夜叉已经任凭淫蚊摆布。

    淫蚊:“妳现在是我淫蚊的玩具。”

    芳兰:“是,我是主人的玩具。”

    淫蚊便迫不急待,将她衣服脱下,看到那有一点发黄的内衣,便用力的将内衣扯下,看那小小但非常结实的胸部,而且没想到乳头,居然因为没人碰过的结果,如此的粉嫩,淫蚊便狂暴的扯下,芳兰的裤子,一起也将内裤扯下了一半。

    这时芳兰下意识的遮遮掩掩,更令淫蚊兴奋的是,芳兰的下体的阴毛,居然异常的浓密,并散发出浓浓的体味,淫蚊剥开芳兰的肉缝,淫蚊拼命在肉缝中挖弄。

    “不要啊~~不要抠我那……好痛~放过我!”

    “不要,妳这个母夜叉,今天我淫蚊就要将妳破瓜。”

    “不要咬我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”

    “不要咬妳的什么,说呀!”

    “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胸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”

    “胸……什么?母夜叉快说,妳不说我就再咬!”

    “不要!请不要咬我的乳头!哦……不要……妳现在开始,妳是我的奴隶,是我淫蚊的性奴隶,听到没有?!”

    “是!我是妳的奴隶,一切听你吩咐,求求你不要咬了,也请你离开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  “我什么?我还没在妳的小淫穴里玩够呢!小荡妇,而且妳的淫穴已经非常湿了,爽不爽呀!”

    “舒服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舒服……”

    “可恶,母夜叉妳的草丛,实在太外碍事了,我要把她剃的干干净净,妳说好不好,让妳那跟婴儿一样,一点毛都没有,一定很可爱!哈哈……”

    “淫蚊我求求妳千万不要剃我的毛,你说什么我都照做,只求你不要剃?”

    “好,我不剃妳这小荡妇的毛,不过……”

    淫蚊拉开了拉链,掏出了巨大的肉棒,将肉棒塞入芳兰的小嘴中,芳兰一闻到那一股浓浓的体味,胃里翻腾了一阵,淫蚊却趁著此时,将肉棒滑进喉头,芳兰无法反抗,也就忍耐着体味,将淫蚊的肉棒含在嘴中。

    “淫妇,我的肉棒好不好吃呀!喔……我再给妳养颜美容的仙水尝尝!”

    淫蚊就在芳兰的嘴中,将他膀胱中的尿液,慢慢的尿在芳兰的喉咙,要芳兰全部喝掉。

    “母夜叉,好不好喝呀?我的肉棒好不好吃?”

    淫蚊把肉棒拔出后,立即将芳兰翻过身来,吐了一口口水,抹在芳兰的肛门上,二话不说,就将肉棒恨狠狠的插入。

    “啊~~……痛…………”

    “我就是要让妳痛不欲生。”

  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难过喔!不要……求求妳放过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  “母夜叉,可让妳享受到人间极乐,我要把妳的屁眼干到开花,妳好好享受我热情的招待!!”

    “喔……喔……我是荡妇,快……快……用力……用力干我的屁眼……”

    “母夜叉,我让妳享受更好的!”

    淫蚊二话不说,将芳兰翻了过来,将肉棒刺进那处女穴中,芳兰大叫一声,便昏死了过去。

    淫蚊眼见一条死鱼,便把桌上的矿泉水,插入芳兰的屁眼,并用力挤压保特瓶,将里面的矿泉水,流入芳兰的肛门内,芳兰被如此的一搅,又醒了过来。

    芳兰死命的扭动屁股,而淫蚊又将肉棒插入芳兰流着血的阴道,芳兰在前后的刺激下,已经变成只十足的淫兽。

    “插我……不要停!喔~~……喔~~我快融化了……我快死了……我快爽死了……喔~~……啊……”

    淫蚊由于兴奋心理,及加上变态的心理,能干到那样骚的丑女人,不一下淫蚊就将热热的精液,射入芳兰的子宫。

    事后,淫蚊将芳兰的记忆洗掉,并改成因芳兰自己自慰,被淫蚊撞见,是芳兰因自己自慰将处女膜弄破。

    “淫蚊,我求求你不要说出去。”

    当然一口答应,日后芳兰就变成淫蚊的泄欲宠物。

    淫蚊尝到自己的功力后,就开始寻找下一个机会,对其他女的下手,淫蚊每次在工作之余,都会往秀珍学姐的身上看去,因为秀珍每次在工作时,常常会不小心走光,而且每次她生理期来时,所用的护垫很香,都会从阴部散发出来,令淫蚊的大肉棒挺立不已。

    淫蚊自从上了芳兰后,每日就计画著下一个目标,因为淫蚊已经对芳兰失去了性趣,每天都在找机会,偷窥那一些女士官。由其是秀贞,虽然秀贞的胸部很小,但也是比芳兰大。秀贞最喜欢穿白色和鹅黄色的内衣,可是每次都看不见她的乳头,因为秀贞的内衣都穿的好紧,不过秀贞的身上都有一股香味,因为秀贞的体味非常的浓。

    据淫蚊在秀贞上完洗手间后,偷偷潜入秀贞刚用过的厕所内,终于了解秀贞体味为什么会那样的浓,淫蚊捡起秀贞刚用过的卫生纸,原来是舒洁平板式卫生纸,而且上面还有秀贞刚擦拭小鲍鱼的尿液。

    在不知不觉中,淫蚊的阳具已经勃起,更令淫蚊兴奋的是,淫蚊居然发现,秀贞用过的卫生护垫,那淡淡的香味让淫蚊受不了!掏出了鸡巴套住秀贞用过的护垫,上下套弄,一下子就射在秀贞用过的护垫上,真是她妈的爽!

    爽完后淫蚊就将战利品,小心收好离开厕所,心想:“我一定要上秀贞,妳这一个小淫妇,妳等着我的大鸡巴,妳的小骚穴!”

    有一天淫蚊终于找到机会,可以吃吃别只鲍鱼,不用再吃芳兰那只烂鲍,那一天,淫蚊刚好从办公室下班,远远就看见如亭,如亭刚好也是下班,此时七点多,淫蚊就走到如亭的身边。

    “如亭学姐,妳也刚下班呀!”

    “是呀!”

    淫蚊和如亭肩并肩走了一段路,由于泥巴地有一点不平,所以淫蚊只注视如亭的胸部。此时如亭发现了,如亭就加快了脚步,希望能快点到达寝室,淫蚊一发现不对,心想如果失去此次机会,下次可能就没机会了,于是淫蚊拿下脖子上的项链,快步地跟上去:“如亭学姐妳看,我这条项链上有一块寒玉,学姐妳看看!”

    “看什么?”

    “学姐,妳看这是不是真的寒玉呢?”“很漂亮!应该是真的吧!”

    “妳看,妳会一直想看她,妳的眼睛直视著,妳会越来越放松,妳会很舒服的看着它,然后妳将不会反抗我所说的话,妳知不知道?”

    “知道。”

    “妳是谁?年龄!级职!三围!”

    “我是如亭,二十二岁,中士,36D、26‧5、35。”

    “很好,以后只要我淫蚊说的话,就是命令,妳将确实胡服重从,不得有异议。”

    “是的,我将服从淫蚊的任何命令,不能有任何异议。”

    “好,很好!我数三声后妳将醒过来,醒过来后妳将恢复一切意识,但妳依然要完全服从我,一、二、三!如亭学姐说爱我!”

    “我爱你,淫蚊。”

    “很好,我们回寝室吧!还有,刚才的事不能向别人说!”

    “是,淫蚊!”

    淫蚊实在是太邪恶了,淫蚊想,如果他完全控制如亭的意识,那和玩充气娃娃有什么不同?如果能让如亭保有原来的意识,再命令她来服从我,这样就可以虐待她,也才有更大的快感,只是如亭能撑多久呢?

    当如亭正在感到奇怪,为什么淫蚊都没有对她采取行动?心里越来越焦急,又无法对任何人说。

    此时淫蚊出现了:“如亭学姐,妳今天上晚班对不?那妳今天晚上12点,到我的办公室来找我。”

    “是,我会去的。”

    如亭心理是百般不愿,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,一到12点就来到淫蚊的办公室。

    “如亭学姐妳来了,妳将是我的人,是我的宠物,我的奴隶,想必妳一定很高兴!如亭我每次看到妳,集合时胸部随着妳的步伐晃动,就让我想撕碎妳的军服,抓爆妳的奶子,还有妳那丰的屁股,穿上那军裤时,妳那开高岔的小内裤,浮现在妳那紧紧的裤子上,就让我想脱光妳的裤子,看妳穿那一种内裤,妳的神秘的黑色三角洲,那黑森林茂不茂密。以后妳在我面前,妳就是我的奴隶,现在过来我身边。”

    淫蚊命令著如亭,如亭悲惨的日子就如此展开。

    淫蚊将如亭扣子解开,如亭的奶子就弹了出来,淫蚊想不到如亭居然穿着红色半透明的胸罩:“妳这个小骚货,在队上妳居然敢穿这样骚的内衣,妳一定很想男人了?枉废我一直以为妳是一个很清纯的人,原来是一个骚到骨子里的荡胚子,那就让我好好享受妳。”

    此时如亭无言的流下泪来,只能默默的给淫蚊羞辱践踏,如亭真想自杀死了算了,但是如亭却做不到,因为茹亭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。

    淫蚊隔着那内衣,玩着如亭的乳头,不一会如亭的乳头硬了起来,淫蚊便扯下她的内衣,粗暴抓着如亭的胸部。如亭一时感到一些疼痛,而淫蚊看到如亭如此,心里更加的爽快,淫蚊的也大鸡巴硬起来。

    此时淫蚊便将如亭推倒,倒在床上的如亭,用手保护着她一对雪白的乳房,而淫蚊却趁此时将如亭的军裤拉下,看到如亭穿着红色薄纱内裤,经过淫蚊的羞辱,内裤上居然有淫水,如亭那淡咖啡色的阴毛,还有一点卷卷的,其中还有几根穿出内裤来。

    看到这里,淫蚊在也忍不住内心的兽性,将如亭的大腿拉开,淫蚊将手指头插入如亭的小骚穴,此时如亭开始呻吟,淫蚊趁势将那两片肥肉拨开,疯狂吸允如亭的小红豆,如亭也开始越来越淫荡。

    “学姐,妳好淫荡唷!有好多淫水流出来耶!”

    “不要这样,放过我好吗?”

    “我是很想放过学姐,可是学姐的小穴可不这样认为,学姐妳好像很爽。快说,欠干的查某,妳要什么?”

    “啊……好痒……别再弄了……小鸡快痒死了……好嘛。我说……淫蚊……人家要你的大鸡巴,人家要你的坏东西,快点插进来嘛……讨厌……”

    “学姐,妳终于忍不住!”

    “是呀!”

    “淫蚊比妳男朋友的还大吧?”

    “对,大多……呃……不……我不知道,我没有……”

    “感觉很爽吧?学姊。我的舌头利不利害?弄得妳爽不爽?我的大鸡巴好不好吃?只要学姐好好的服侍我,以后包妳每天都爽歪歪。”

    淫蚊分开如亭的大腿,淫蚊将肉棒放在如亭的入口开始向它推挤。出乎意料的,淫蚊的大肉棒很容易的滑进去了。淫蚊立刻在如亭火热、充满淫水的肉洞开始了活塞运动。当淫蚊开始干如亭的时候,她的大腿便缠住淫蚊的腰配合著他的动作。他们两个人肆无忌惮的放声淫叫,动作越来越快。

    淫蚊感觉到高潮越来越近了,她的阴户吸著淫蚊的肉棒,她大声的呻吟著,双腿紧紧的缠住他。淫蚊又奋力的冲刺了几下,然后将大肉棒顶着如亭,同样呻吟著,又浓又厚的阳精射入了如亭的深处。

    淫蚊在如亭的身上静静的躺了几分钟,回味这次时间并不长的一次做爱。淫蚊并不就此放过如亭,淫蚊只是让自己稍做休息,预备下一波攻势。

    中华民国八十七年十一月,淫蚊入伍了,淫蚊经过一个月的入伍训,到了抽签的日子,一抽抽到外岛,淫蚊暗干在心里,当一到了外岛,想说一定连一个雌性动物也看不到,结果淫蚊一报到,心里简直乐翻了,因为这是后勤单位,于是淫蚊就始设下计策!

    之前的一两个月,淫蚊小心翼翼,不漏声色掩饰自己的色心,也渐渐让自己的地位提升,让那一些女军官对淫蚊不起疑心。

    淫蚊心目中已有奸淫的顺序先后,那些女军官什么样的都有:

    一个叫张佩玟,有36D的大胸部阶级上士。

    庄淑婷,也有34D的胸部阶级中士。

    李美银,平胸非常男性化的女人阶级中士。

    孙芳兰简直是一个母夜叉阶级上士。

    秦英蜜阶级中卫,身才中等但那臀部,令淫蚊的老二想插入她的肛门。

    陈亭屹上卫平胸。

    翁秀珍上士身才瘦小。

    淫蚊想把他们都上了,可是淫蚊又怕失风,因为军法可是会判死刑的,所以淫蚊就非常苦恼,每天都快逼精上脑,于是趁放假时回去找师父。

    淫蚊的师父就教给淫蚊心灵控制法,但是淫蚊却无法立即始用,因为淫蚊还不会控制这股力量,于是淫蚊苦练四个月,终于练成了心灵控制,淫蚊却没有急着行动,因为心灵控制是需要耐心,是快不得的!

    淫蚊平时只能利用公物之余,偷亏秀珍的胸部,以排解心中的欲望,有一天淫蚊,觉得他自己的心灵控制力,已经非常的纯熟,于是淫蚊想小试身手一下。

    可是那么多的女人,该拿那一个来试好呢?在不知所措时,那母夜叉叫淫蚊去出公差,淫蚊想到就非常干。

    “敢叫我淫蚊出公差,好吧!母夜叉就是妳了。妳等著看……”

    这一天母夜叉穿着,一件淡粉红色的T恤,白色的运动长裤,远处走来就可见到衣服下白色的内衣及那小小的胸部,白色运动长裤下,内裤痕迹非常明显,人丑就算了,居然穿着有小花编的内裤,可见母夜叉的内心,一定非常淫荡,淫蚊就集中精神,试图侵入母夜叉的潜意识,母夜叉果然不出淫蚊所料,她的潜意识非常薄弱,一下就被侵入,淫蚊就令母夜叉,找淫蚊出公差,和她一起去办公室整理资料,淫蚊眼看计划成功,也就立即答应。

    淫蚊跟随在母夜叉的身后,看着那晃动的屁股,那内衣的样子,不知不觉的肉棒就变大,到了办公室母夜叉,却不知道她找淫蚊来干什么,只好叫淫蚊帮忙打电脑资料,此时淫蚊立即又控制母夜叉的意识,要她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后,并且将门锁上,此时那母夜叉已经任凭淫蚊摆布。

    淫蚊:“妳现在是我淫蚊的玩具。”

    芳兰:“是,我是主人的玩具。”

    淫蚊便迫不急待,将她衣服脱下,看到那有一点发黄的内衣,便用力的将内衣扯下,看那小小但非常结实的胸部,而且没想到乳头,居然因为没人碰过的结果,如此的粉嫩,淫蚊便狂暴的扯下,芳兰的裤子,一起也将内裤扯下了一半。

    这时芳兰下意识的遮遮掩掩,更令淫蚊兴奋的是,芳兰的下体的阴毛,居然异常的浓密,并散发出浓浓的体味,淫蚊剥开芳兰的肉缝,淫蚊拼命在肉缝中挖弄。

    “不要啊~~不要抠我那……好痛~放过我!”

    “不要,妳这个母夜叉,今天我淫蚊就要将妳破瓜。”

    “不要咬我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”

    “不要咬妳的什么,说呀!”

    “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胸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”

    “胸……什么?母夜叉快说,妳不说我就再咬!”

    “不要!请不要咬我的乳头!哦……不要……妳现在开始,妳是我的奴隶,是我淫蚊的性奴隶,听到没有?!”

    “是!我是妳的奴隶,一切听你吩咐,求求你不要咬了,也请你离开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  “我什么?我还没在妳的小淫穴里玩够呢!小荡妇,而且妳的淫穴已经非常湿了,爽不爽呀!”

    “舒服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舒服……”

    “可恶,母夜叉妳的草丛,实在太外碍事了,我要把她剃的干干净净,妳说好不好,让妳那跟婴儿一样,一点毛都没有,一定很可爱!哈哈……”

    “淫蚊我求求妳千万不要剃我的毛,你说什么我都照做,只求你不要剃?”

    “好,我不剃妳这小荡妇的毛,不过……”

    淫蚊拉开了拉链,掏出了巨大的肉棒,将肉棒塞入芳兰的小嘴中,芳兰一闻到那一股浓浓的体味,胃里翻腾了一阵,淫蚊却趁著此时,将肉棒滑进喉头,芳兰无法反抗,也就忍耐着体味,将淫蚊的肉棒含在嘴中。

    “淫妇,我的肉棒好不好吃呀!喔……我再给妳养颜美容的仙水尝尝!”

    淫蚊就在芳兰的嘴中,将他膀胱中的尿液,慢慢的尿在芳兰的喉咙,要芳兰全部喝掉。

    “母夜叉,好不好喝呀?我的肉棒好不好吃?”

    淫蚊把肉棒拔出后,立即将芳兰翻过身来,吐了一口口水,抹在芳兰的肛门上,二话不说,就将肉棒恨狠狠的插入。

    “啊~~……痛…………”

    “我就是要让妳痛不欲生。”

  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难过喔!不要……求求妳放过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  “母夜叉,可让妳享受到人间极乐,我要把妳的屁眼干到开花,妳好好享受我热情的招待!!”

    “喔……喔……我是荡妇,快……快……用力……用力干我的屁眼……”

    “母夜叉,我让妳享受更好的!”

    淫蚊二话不说,将芳兰翻了过来,将肉棒刺进那处女穴中,芳兰大叫一声,便昏死了过去。

    淫蚊眼见一条死鱼,便把桌上的矿泉水,插入芳兰的屁眼,并用力挤压保特瓶,将里面的矿泉水,流入芳兰的肛门内,芳兰被如此的一搅,又醒了过来。

    芳兰死命的扭动屁股,而淫蚊又将肉棒插入芳兰流着血的阴道,芳兰在前后的刺激下,已经变成只十足的淫兽。

    “插我……不要停!喔~~……喔~~我快融化了……我快死了……我快爽死了……喔~~……啊……”

    淫蚊由于兴奋心理,及加上变态的心理,能干到那样骚的丑女人,不一下淫蚊就将热热的精液,射入芳兰的子宫。

    事后,淫蚊将芳兰的记忆洗掉,并改成因芳兰自己自慰,被淫蚊撞见,是芳兰因自己自慰将处女膜弄破。

    “淫蚊,我求求你不要说出去。”

    当然一口答应,日后芳兰就变成淫蚊的泄欲宠物。

    淫蚊尝到自己的功力后,就开始寻找下一个机会,对其他女的下手,淫蚊每次在工作之余,都会往秀珍学姐的身上看去,因为秀珍每次在工作时,常常会不小心走光,而且每次她生理期来时,所用的护垫很香,都会从阴部散发出来,令淫蚊的大肉棒挺立不已。

    淫蚊自从上了芳兰后,每日就计画著下一个目标,因为淫蚊已经对芳兰失去了性趣,每天都在找机会,偷窥那一些女士官。由其是秀贞,虽然秀贞的胸部很小,但也是比芳兰大。秀贞最喜欢穿白色和鹅黄色的内衣,可是每次都看不见她的乳头,因为秀贞的内衣都穿的好紧,不过秀贞的身上都有一股香味,因为秀贞的体味非常的浓。

    据淫蚊在秀贞上完洗手间后,偷偷潜入秀贞刚用过的厕所内,终于了解秀贞体味为什么会那样的浓,淫蚊捡起秀贞刚用过的卫生纸,原来是舒洁平板式卫生纸,而且上面还有秀贞刚擦拭小鲍鱼的尿液。

    在不知不觉中,淫蚊的阳具已经勃起,更令淫蚊兴奋的是,淫蚊居然发现,秀贞用过的卫生护垫,那淡淡的香味让淫蚊受不了!掏出了鸡巴套住秀贞用过的护垫,上下套弄,一下子就射在秀贞用过的护垫上,真是她妈的爽!

    爽完后淫蚊就将战利品,小心收好离开厕所,心想:“我一定要上秀贞,妳这一个小淫妇,妳等着我的大鸡巴,妳的小骚穴!”

    有一天淫蚊终于找到机会,可以吃吃别只鲍鱼,不用再吃芳兰那只烂鲍,那一天,淫蚊刚好从办公室下班,远远就看见如亭,如亭刚好也是下班,此时七点多,淫蚊就走到如亭的身边。

    “如亭学姐,妳也刚下班呀!”

    “是呀!”

    淫蚊和如亭肩并肩走了一段路,由于泥巴地有一点不平,所以淫蚊只注视如亭的胸部。此时如亭发现了,如亭就加快了脚步,希望能快点到达寝室,淫蚊一发现不对,心想如果失去此次机会,下次可能就没机会了,于是淫蚊拿下脖子上的项链,快步地跟上去:“如亭学姐妳看,我这条项链上有一块寒玉,学姐妳看看!”

    “看什么?”

    “学姐,妳看这是不是真的寒玉呢?”“很漂亮!应该是真的吧!”

    “妳看,妳会一直想看她,妳的眼睛直视著,妳会越来越放松,妳会很舒服的看着它,然后妳将不会反抗我所说的话,妳知不知道?”

    “知道。”

    “妳是谁?年龄!级职!三围!”

    “我是如亭,二十二岁,中士,36D、26‧5、35。”

    “很好,以后只要我淫蚊说的话,就是命令,妳将确实胡服重从,不得有异议。”

    “是的,我将服从淫蚊的任何命令,不能有任何异议。”

    “好,很好!我数三声后妳将醒过来,醒过来后妳将恢复一切意识,但妳依然要完全服从我,一、二、三!如亭学姐说爱我!”

    “我爱你,淫蚊。”

    “很好,我们回寝室吧!还有,刚才的事不能向别人说!”

    “是,淫蚊!”

    淫蚊实在是太邪恶了,淫蚊想,如果他完全控制如亭的意识,那和玩充气娃娃有什么不同?如果能让如亭保有原来的意识,再命令她来服从我,这样就可以虐待她,也才有更大的快感,只是如亭能撑多久呢?

    当如亭正在感到奇怪,为什么淫蚊都没有对她采取行动?心里越来越焦急,又无法对任何人说。

    此时淫蚊出现了:“如亭学姐,妳今天上晚班对不?那妳今天晚上12点,到我的办公室来找我。”

    “是,我会去的。”

    如亭心理是百般不愿,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,一到12点就来到淫蚊的办公室。

    “如亭学姐妳来了,妳将是我的人,是我的宠物,我的奴隶,想必妳一定很高兴!如亭我每次看到妳,集合时胸部随着妳的步伐晃动,就让我想撕碎妳的军服,抓爆妳的奶子,还有妳那丰的屁股,穿上那军裤时,妳那开高岔的小内裤,浮现在妳那紧紧的裤子上,就让我想脱光妳的裤子,看妳穿那一种内裤,妳的神秘的黑色三角洲,那黑森林茂不茂密。以后妳在我面前,妳就是我的奴隶,现在过来我身边。”

    淫蚊命令著如亭,如亭悲惨的日子就如此展开。

    淫蚊将如亭扣子解开,如亭的奶子就弹了出来,淫蚊想不到如亭居然穿着红色半透明的胸罩:“妳这个小骚货,在队上妳居然敢穿这样骚的内衣,妳一定很想男人了?枉废我一直以为妳是一个很清纯的人,原来是一个骚到骨子里的荡胚子,那就让我好好享受妳。”

    此时如亭无言的流下泪来,只能默默的给淫蚊羞辱践踏,如亭真想自杀死了算了,但是如亭却做不到,因为茹亭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。

    淫蚊隔着那内衣,玩着如亭的乳头,不一会如亭的乳头硬了起来,淫蚊便扯下她的内衣,粗暴抓着如亭的胸部。如亭一时感到一些疼痛,而淫蚊看到如亭如此,心里更加的爽快,淫蚊的也大鸡巴硬起来。

    此时淫蚊便将如亭推倒,倒在床上的如亭,用手保护着她一对雪白的乳房,而淫蚊却趁此时将如亭的军裤拉下,看到如亭穿着红色薄纱内裤,经过淫蚊的羞辱,内裤上居然有淫水,如亭那淡咖啡色的阴毛,还有一点卷卷的,其中还有几根穿出内裤来。

    看到这里,淫蚊在也忍不住内心的兽性,将如亭的大腿拉开,淫蚊将手指头插入如亭的小骚穴,此时如亭开始呻吟,淫蚊趁势将那两片肥肉拨开,疯狂吸允如亭的小红豆,如亭也开始越来越淫荡。

    “学姐,妳好淫荡唷!有好多淫水流出来耶!”

    “不要这样,放过我好吗?”

    “我是很想放过学姐,可是学姐的小穴可不这样认为,学姐妳好像很爽。快说,欠干的查某,妳要什么?”

    “啊……好痒……别再弄了……小鸡快痒死了……好嘛。我说……淫蚊……人家要你的大鸡巴,人家要你的坏东西,快点插进来嘛……讨厌……”

    “学姐,妳终于忍不住!”

    “是呀!”

    “淫蚊比妳男朋友的还大吧?”

    “对,大多……呃……不……我不知道,我没有……”

    “感觉很爽吧?学姊。我的舌头利不利害?弄得妳爽不爽?我的大鸡巴好不好吃?只要学姐好好的服侍我,以后包妳每天都爽歪歪。”

    淫蚊分开如亭的大腿,淫蚊将肉棒放在如亭的入口开始向它推挤。出乎意料的,淫蚊的大肉棒很容易的滑进去了。淫蚊立刻在如亭火热、充满淫水的肉洞开始了活塞运动。当淫蚊开始干如亭的时候,她的大腿便缠住淫蚊的腰配合著他的动作。他们两个人肆无忌惮的放声淫叫,动作越来越快。

    淫蚊感觉到高潮越来越近了,她的阴户吸著淫蚊的肉棒,她大声的呻吟著,双腿紧紧的缠住他。淫蚊又奋力的冲刺了几下,然后将大肉棒顶着如亭,同样呻吟著,又浓又厚的阳精射入了如亭的深处。

    淫蚊在如亭的身上静静的躺了几分钟,回味这次时间并不长的一次做爱。淫蚊并不就此放过如亭,淫蚊只是让自己稍做休息,预备下一波攻势。

     
     
    上一篇:幫姊姊剃陰毛 下一篇:老婆被三男孩輪姦
     
     

    猜你喜欢

      CG女人就淫荡13P
      女主持的黑絲美腿真不賴 竟然穿了兩層裙子真牛B
      终于发现她真正敏感的地方啦[25P]
      紧身裙小妞性交屁股(14P)
      尤物丽丽性感美胸显诱惑【14P】
      CG女人就是用来操17P
      广场上的少妇,超长模特腿,细高跟,短裙
      回头一笑就知道屄是肯定要遭罪了[25P]
      白嫩女孩爱大黑屌(12P)
      双双姐妹花风骚多情挑逗【10P】
      CG女人嘴男人销魂窟13P
      学生妹的粉红色 百变魔女哦[22P]
      跟拍没内内的极度少妇
      巧克力甜饼圈的用途
      爆漂亮女孩美妙菊花(12P)
      绝色姐妹花大玩挑逗男人情欲【12P】
      CG奶子很诱人早上挤出奶水喝一杯12P
      嫖圣雨夜难眠,找寻曾经的芬芳,人妻高级商务模特外传下集[29P]
      上了点年纪的女人就是比较主动 自己就脱光了[22P]
      激情周末的淫乱之夜(12P)
  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